商标申请因“不利影响”被驳回。你对“不良反应”了解多少?

“危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商标,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是指中国人民共同生活和行为的规范和规范,以及一定时期内社会上普遍存在的良好风俗习惯;“其他不良影响”是指消除这些词语,数字或其他商标元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社会秩序产生极端、负面的影响。从字面上看,“不利影响”条款的含义是清楚易懂的,但在具体的适用上存在很多分歧和争议。

不良反应的适用与混淆、误认物品有什么区别?

首先,两者的区别在于,公共利益受到不利影响的保护,适用的前提是对公共利益的损害;混淆和误认是基于对特定民事主体的损害,利用商标法中的相关禁止条款来调整不相关的公共利益(如侵犯在先权利)。

例如,在“乔丹”商标案中,人民法院指出,美国出名篮球运动员迈克尔·杰弗里·乔丹是中国人气很高的公众人物,“乔丹”与迈克尔·杰弗里·乔丹形成了稳定的关系。当诉讼商标“乔丹”在相关商品中使用时,相关公众容易误认为标有诉讼商标的商品与出名篮球运动员迈克尔杰弗里乔丹有特定关系,如背书、许可等,从而对商品的来源或质量有错误的认识货物的,这是欺骗性的。法院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认定,是因为争议商标的注册只涉及是否损害约旦自身的民事权益问题,属于具体的民事权益,不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或社会秩序,因此不应适用“不利影响”的规定在《商标法》第10条第1款第(8)项中,从混淆和错误识别的角度来看,这一点更为恰当。也就是说,判断一个商标是否具有不良影响,应该以整个公众为基础,而不是以特定的个人或群体为基础。

但是,如果大量行为人急于注册他人的商标,这种行为损害了权利人的“私利”,但实际上也损害了商标注册秩序,也有可能用“不利影响”条款予以驳回。例如,2018年6月27日,一家刚成立一个多月的公司在一天内申请了5060个商标,一个月后的7月27日,又申请了5753个商标。如此之多的注册商标,使得人们很难同意他们打算在实践中使用它们。虽然从法律上看并没有直接损害公益性,但大量行为人的注册行为实际上破坏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笔者倾向于认为其具有“不良影响”,否则就是对法律资源的极大浪费。

其次,由于受试者的不同或广义的不同,对不良反应的判断也可能不同。如果宗教偶像“观音”或民间信仰“妈祖”被注册为商标,则可以判定为有不良影响,予以驳回。但是,在不损害其他宗教活动场所利益的前提下,经其授权的宗教组织和宗教企业以本宗教活动场所的名称申请注册为商标,一般不认为有不良影响。

此外,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虽然有些迹象与宗教或民间信仰有关,但与宗教有关的含义已经泛化,这不会使公众把它们与特定的宗教或民间信仰联系起来,一般不认为有不良影响。

当然,还有一些案件与商标的使用或管理无关,即事实上不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或商标管理秩序,但因其他原因被驳回。例如,商标中含有不规范的汉字或使用成语,容易误导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如果任其广泛使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人们对正确汉字和成语的认识,这显然不利于汉语文化的普及和青少年的基础教育,会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由于商标申请的难度越来越大,许多人都在为商标注册的成功而奋斗。但是,如果创新性太强,追求创新而引人注目,但很容易违反条款,对商标申请造成不利影响,我们应该三思而后行